生猪存栏何去何从?大规模养殖场也不是非洲猪瘟的避难所

作者:    发布时间:2019-08-23 12:52    浏览:

[返回]

非洲猪瘟发生以来,市场上关于非洲猪瘟对于各类大宗商品价格影响的解读层出不穷,随着一年时间过去,生猪市场乃至国内动物蛋白的上下游产业链都受到严重的冲击。

非洲猪瘟蔓延百年,仍未找到能有效抑制其传播的手段。

欧洲国家生猪养殖密度小,通过严格的检验检疫手段,可将猪瘟控制在有限程度内。而我国作为生猪养殖的第一大国,养殖密度大、集中度低,而国内大多数养殖户防疫措施不到位,流通中检验检疫漏洞较多,导致非瘟传播的速度极快。

非洲猪瘟是猪的绝症,首当其冲的影响就是生猪存栏量的下降。

过去这一年,从猪瘟直接导致的死亡,到由于恐慌造成的出栏,再到补栏信心的缺失,生猪价格的反转,以及仔猪价格的飞涨。

随着猪价的飙升,利润窗口敞开,在猪瘟背景下,未来的生猪存栏将何去何从呢?

1、产能去化快于产量去化:供给的缺口在后头

从农业农村部公布的数据来看,今年6月,我国生猪存栏量已经来到24207万头的十年最低值,相比去年同期下降25.8%。要知道,我国生猪存栏量曾经在2011年11月达到过47625万头,相当于当前存栏量的约两倍。

【农业农村部生猪存栏与能繁母猪存栏量(万头)】


另外,从市场调研以及其他信息机构的数据来看,生猪存栏量的下降甚至有超过50%的说法。

不过,生猪存栏的下降,并没有导致生猪出栏量的雪崩。尽管出栏减少,猪肉市场价格出现了明显上涨,但仍然在可接受的范围之内。从官方数据来看,2019年上半年,我国生猪出栏数量为31346万头,同比下降为6.2%,相比存栏量的下降,显然是温和了许多。

【生猪存栏与出栏量同比变化(%)】


我国生猪出栏上半年偏少下半年偏多,其中二季度出栏最少,三季度次之,一季度和四季度出栏较多,对应消费淡旺季,供应上养殖节奏也与此匹配。

【农业农村部生猪季度出栏量(万头)】


从数据中可以看出,当前出栏量也位于历史低位,但这符合季节性的规律。后市更为关键的是,随着进入三、四季度消费高峰期,后期的出栏量还能按照季节性回升么?极大的可能,答案是否定的,因为,过去一段时间生猪的补栏情况,已经突破了历史低点。

2、影响补栏的诸多因素:风险、母猪、复产

相对于生猪出栏的季节规律来说,生猪补栏的季节规律也很明显,因为补栏的多少,直接决定了未来出栏的数量。从我们估算出的生猪补栏情况来看,2018第四季度开始,补栏就与之前的季节规律逐渐偏离,今年第二季度估算补栏仅为9290万头,历史上首次跌破一亿头,而仅仅在18年四季度,这个数字还在18413万头。

【估算季度生猪补栏量(万头)】


风险与收益的平衡

补栏的风险不用多说:疫病虽然得到了“控制”,但是疫病的传染性并没有降低,疫病的存在就直接阻止了许多想要补栏、增加产能的养殖户的想法。

而补栏的收益并非从非洲猪瘟爆发开始就处于高位。相反,在19年5月份之前,总体静态养殖利润仍然处于200元/头的水平,成本利润率维持在8~15%,为了10%的利润,去面对非洲猪瘟的风险,显然并不是大多数人的选择,这也是去年四季度开始,补栏快速下滑的原因。而随着时间来到下半年,生猪价格出现明显上涨,自繁自养的静态养殖利润逐渐接近历史高位,成本利润率也来到30~40%的水平。

但是仔细观察利润结构,就会发现,尽管自繁自养有30~40%的利润率,但其中的一半都需要归结到仔猪身上。对于外购仔猪的中小型养殖户来说,前期如果遭受猪瘟重创,自身资金也有问题,实际的静态利润率也仅有15%左右,养育肥猪一半的利润都给了种猪

这一切的根源都在于能繁母猪存栏的下降,种猪和仔猪成为抓住利润的核心,养殖利润向上游集中的程度越来越高。

存栏恢复的时间

能繁母猪的存栏是难以一朝一夕就恢复的,从正常的养殖周期来看父母带的扩种繁殖需要一年以上的时间,要让能繁母猪存栏从当前的不到2500万头,恢复到供需平衡的3500万头左右,所需时间至少在一年半以上。

不过,仔猪价格的高涨带来种猪利润的起飞,向上游的传导对于刺激扩产一定有所帮助,但繁殖不可能一簇而就,母猪存栏的转折还需要等待。

【生猪养殖简要周期图】


在纯种种猪不足的情况下,仔猪价格高,当然引发商转种的问题。只要商转种的养殖效率足够满足盈利要求,这种情况就纯属正常。但商转种的存在,反而拉低平均养殖效率,这对整体存栏的提升帮助有限。

受非洲猪瘟影响的大部分地区都逐渐解禁,复养的情况增多,但复养的风险仍大,时间也比较漫长。据了解,接触封锁之后的复养失败的案例比较多,包括相对大型的养殖企业。在周边疫情持续、消毒空置时间不足、生物安全措施不到位的情况下,成功复产是几乎不可能的。复产失败,对于许多养殖企业和养殖户来说,都是致命的打击。

按照正常流程,疫点和疫区应扑杀范围内的生猪全部死亡或者扑杀完毕,并按规定进行消毒和无害化处理42天后,未出现新发疫情的,按规定进行消毒和无害化处理15天后,引入哨兵猪。哨兵猪饲养15天后,未发现临床症状且病原学检测为阴性,未出现新发疫情的,经疫情发生所在县的上一级畜牧兽医主管部门组织验收合格后,由该人民政府发布解除封锁令;解除封锁后,在疫点和疫区应扑杀范围内,对需继续饲养生猪养殖场(户),应引入哨兵猪并进行临床观察,饲养45天后(期间猪只不得调出),对哨兵猪进行血清学和病原学检测,均为阴性且观察期内无临床异常的,相关养殖场(户)方可补栏。也就是说,在疫情发生且扑杀完猪只并消毒处理后,需要最少4个月的时间才能展开复产活动。

疫情不断发展,而复产之路漫漫。非瘟时代的补栏,一方面是农户在风险收益之间的考量,另一方面是能繁母猪数量的不足,外加复产过程的艰难。在这种情况下,我们预计未来半年整体的存栏情况仍会继续恶化。

3、大型企业:稳住,等待

大规模养殖场并非是面对非洲猪瘟的避难所,从近一年的销售简报来看,面对非瘟,能够稳定产能,已经是不太容易的成就。规模养殖场的核心优势在于两个方面,一是对上游种猪的把控权,二是较高的养殖效率。在非洲猪瘟的极端情况下,这两个优势就更加突出。

从某上市公司的销售简报中可以看出,剥离今年1~2月的大幅出栏之外,公司今年整体出栏数量增长明显减缓,6月份甚至出现了同比回落的现象。另外,通过粗略估算,该企业的肥猪出栏均重已有去年同期的102.5公斤降至当前的97.6公斤,而一季度的出栏均重仅有90公斤左右。可以看出,尽管市场中有较多养殖户正在压栏等待高价,非瘟环境下,大型企业的风格仍然是保持谨慎的。

【某上市公司生猪销售头数统计(万头)】


尽管拥有资金实力和技术优势,大型企业在非洲猪瘟环境下,仍然如履薄冰。从大部分上市公司的情况来看,整体的扩张步伐遭到抑制,即便某些种猪企业出现了育肥猪出栏的上涨,也与四季度种猪销售减少,选择自主育肥有关。

从当前的市场状况来看,大型上市企业基本上度过了非瘟的爆发期,接下来是要与非瘟开展长期斗争的时间了。大型企业的扩张被非洲猪瘟牵制,但随着猪瘟受到更多的控制,对猪瘟研究更加地深入,大型企业恢复扩张只待时机。

猪瘟从传入到爆发,只用了短短一两个月的时间。从局地爆发到全面传播,再到各地相继陷入恐慌,过去这一年,是非洲猪瘟与养殖户斗争的一年,而随着猪瘟成为常态,未来猪价、动物蛋白的替代,都是我们要考虑的问题。